返回上一页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钓鱼岛主权争议与保钓前途·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更新时间:2021-05-28 00:24:48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编按】作者应钓鱼台教育协会邀请,于今(2021)年4月10日在该会主办的「保钓运动50週年纪念研讨会」上以预录视频作了40分钟的发言,此文即其发言稿之完整版。

  

  

   50年前的4月10日,留美学生在美国各地,首先是美国首都华盛顿掀起声势浩大的保钓示威游行,是中华民族子孙的一项壮举,被周恩来总理称作「海外五四运动」,可见意义重大。当时,我正在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正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全在「文革」中,未能及时了解发生在美国的留学生保钓运动。事后也有补课,读过一些介绍文章。最近读到2009年林孝信先生〈保钓歷史的渊源及其对海峡两岸社会的意义〉的演讲,对海外留学生的保钓运动全域了解得更多了。我在这里,借这个机会对王晓波、林孝信、龚忠武等先生们当年在海外的壮举表示由衷的钦佩!向所有参加保钓运动的海外留学生表达最高的敬意!向宜兰县头城、苏澳地区的渔民以自身之力捍卫钓鱼台海域的渔权与主权表达最高的敬意!

  

   下面讲五个问题:一、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二、日本窃取钓鱼岛是非法、无效的;三、「冲绳处分」与甲午战争及钓鱼岛争端;四、保钓的成功有赖两岸同心协力;五、中美的折衝趋势与钓鱼岛的未来。

  

   1971年4月10日,在美国的华人于美国各地发起保钓的示威游行。图中可见当时的口号是「中国人民一条心」、「TIAO YU TAI BELONGS TO CHINESE PEOPLE」(钓鱼台属于中国人)。

  

   一、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钓鱼岛一带海域是中国东南沿海各地,包括台湾渔民的渔场。钓鱼岛列屿是中国人最先发现、最先命名的。钓鱼岛早就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在行政上隶属于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

  

   根据中国歷史文献记载,「钓鱼岛是台湾附属岛屿」这一事实,早已得到确认。明朝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成书的《日本一鉴》,由「奉使宣諭日本国」的郑舜功撰写。该书明确记录了钓鱼岛为中国台湾所属,该书第三部分《桴海图经》中的〈万里长歌〉是以歌诀体记载中日之间的航程指南,其中四句诗及其小字夹注如下:

  

   或自梅花东山麓,鸡笼上开钓鱼目

  

   梅花,所名,约去永宁八十里。自所东山外,用乙辰缝鍼或辰巽缝鍼,约至十更,取小东岛之鸡笼山。自山,南风,用卯乙缝鍼,西南风,正卯鍼或正乙鍼,约至十更,取钓鱼屿。……自梅花渡彭湖、之小东、至琉球、到日本,为昔陈给事出使琉球时,从其从人得此方程也。一自彭湖、次高华、次黿鼊、次大琉球,亦使程也。而彭湖岛在泉海中,相去回头百六十里。钓鱼屿,小东小屿也。尽屿,南风,用正卯鍼,东南风,卯乙缝鍼,约至四更,取黄麻屿。

  

   黄麻赤坎古米巔,马齿琉球读音「ㄌ一ˇ」迤先

  

   黄麻、赤坎、古米、马齿、琉球,迤皆海山也。尽黄麻屿,南风,用甲卯缝鍼;西南风,正甲鍼;东南风,正卯鍼,约至十更,取赤坎屿。尽屿,南风,用正卯鍼,或寅甲缝鍼;西南风,艮寅缝鍼;东南风,甲卯缝鍼,约十五更,取古米山。……尽古米,南风,用寅甲缝鍼或正卯鍼,约至五更,取马齿山。尽山,南风,用甲卯缝鍼,或寅甲缝鍼,约至五更,取大琉球。

  

   该书还记载:「小东岛,即小琉球,彼云大惠国。」「小东」、「小琉球」、「大惠国」,即当时中国、琉球、日本对台湾的不同称谓。上述航路,不仅准确记录了钓鱼岛与台湾岛等岛屿之间的地理关係,而且明白无误地指出「钓鱼屿,小东小屿也」,表明钓鱼屿是台湾所属小岛。《日本一鉴》是具有官方文书性质的史籍,它反映出明朝政府早已确认钓鱼岛列屿是属台湾的小岛群。

  

   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陈侃奉命出使琉球,其所著的《使琉球录》中记载:「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该段文字阐明:经过了钓鱼屿、黄毛屿、赤屿后,直到见到古米山(即今久米岛)才是进入琉球境內,钓鱼岛不属于琉球,而是中国的领土。

  

  

   明清两朝自1404年到1866年,前往琉球的册封使有22起。钓鱼列屿是册封使舟船必经之地,册封使多有记录。1561年(明嘉靖四十年)册封使郭汝霖使船途经钓鱼列屿,写下了《钓屿》一首诗:「天畔一舟横,长风万里行。黄鼙浮浪远,钓屿芜波明。蜃气山將结,涛声笛共清。倚檣时浩啸,奇览慰生平。」这是钓鱼列屿第一次被写入五言律诗。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闽浙总督胡宗宪幕僚郑若曾著《筹海图编》,其中《沿海山沙图》中不但记录了台湾、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属福建海防范围,而且标明了这些岛屿的位置与统管区域。

  

   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徐必达等人绘制的《乾坤一统海防全图》及明天启元年(1621年)茅元仪绘制的《武备志.海防二.福建沿海山沙图》,也將钓鱼岛等岛屿与台湾岛作为同一个防区同时划入中国海防范围之內。

  

   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黄叔璥任清政府第一任巡台御史,乾隆元年(1736年)他「以御史巡视台湾时所作」《台海使槎录》(前四卷名《赤嵌笔谈》),其中卷二武备目列举了台湾所属各港口,不仅將钓鱼岛视为中国海防前沿要塞,而且表明钓鱼岛在行政上早已属台湾府管辖。其载:

  

   「近海港口哨船可出入者,只鹿耳门南路打狗港,北路蚊港、笨港、淡水港、小鸡笼、八尺门。其余如凤山大港、西溪蠔港……可通杉板船。台湾州仔、尾西港……今尽淤塞,惟小渔船往来耳。山后大洋,北有山名钓鱼台,可泊大船十余。」

  

   明朝倭寇猖獗,为防御倭寇侵扰中国沿海,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闽浙总督胡宗宪聘郑若曾等人蒐集有关海防资料编纂《筹海图编》,该书为一部沿海军事图籍。其中,收录于卷一之《福建沿海山沙图》中,明确將钓鱼屿、鸡笼山、赤屿、黄毛山(上图中圈选之四处)划归于福建海防区域內。

  

   《台海使槎录》是公文文书,其影响甚广,为此后史家多予引用,如乾隆年间的《台湾府志》,基本引用了上述內容:「台湾港口」包括「钓鱼台岛」。类似记载在其他官员的公文文书中也屡见不鲜,如乾隆十二年(1747年),时任巡视台湾兼学政监察御史范咸著《重修台湾府志》明确指出:钓鱼岛等岛屿已被清政府划入台湾海防的防卫区域內,属台湾府辖区。

  

   清朝康熙年间,任清政府第一任巡台御史的黄叔璥撰《台海使槎录》,其卷二中列举了台湾所属各港口,而钓鱼岛就在台湾府管辖范围內。

  

  

   嘉庆十六年(1811年)清政府在台湾置噶玛兰厅,1875年改设宜兰县。道光九年(1829年)陈寿祺总纂(十五年程祖洛等续修)、同治十年(1871年)刊行《重纂福建通志》,其中卷86〈海防〉〈台湾府.噶玛兰厅〉载:  

  

   「噶玛兰厅即厅治,北界三貂,东沿大海……又山后大洋北有钓鱼台,港深可泊大船千艘。」

   上述文献明确將钓鱼岛列入海防衝要,隶属台湾府噶玛兰厅管辖。类似记载见于余文仪著《续修台湾府志》、李元春著《台湾志略》以及陈淑均纂、李祺生续辑《噶玛兰厅志》等史籍中。

  

   法国来华耶穌会士蒋友仁(Michael Benoist)绘制了《坤舆全图》,该图初绘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再绘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其中《台湾附属岛屿东北诸岛与琉球诸岛》中有彭嘉、花瓶屿、钓鱼屿、赤尾屿等。图中不仅使用了福建话发音,將钓鱼屿写作好鱼须、黄尾屿作欢未须、赤尾屿作车未须,而且把上述各岛屿均置于台湾附属岛屿中。

  

   1809年法国人皮耶.拉比和亚歷山大.拉比绘制了彩图《东中国海沿岸图》,图中將钓鱼屿、赤尾屿绘成与台湾岛相同的红色,將八重山、宫古群岛与冲绳本岛绘成绿色,清楚地标示出钓鱼台列屿为台湾附属岛屿。

  

   综上所述,尽管日方力图割裂钓鱼岛与中国台湾的歷史联繫,并一再否认《马关条约》中的「台湾附属岛屿」包括钓鱼岛,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大量歷史文献表明,中国政府將钓鱼岛纳入台湾辖下,从海防和行政两个方面都对钓鱼岛实施了长期的有效管辖,钓鱼岛不是无主地,而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钓鱼岛列屿不仅有中国渔民长期经营,而且至少从明代中叶开始就纳入中国政府的海防范围,由中国政府採取了实际管辖措施,这一歷史事实,早于日本所称1895年1月內阁决定窃据三百数十年。

  

中国人最早发现钓鱼岛,最早命名钓鱼岛,国际上一致承认这个命名,都有史籍可证,无可质疑。第一个日本人知道钓鱼岛列屿是林子平。他在1785年(天明五年)出版的《三国通览图说》所附《琉球三省及三十六岛之图》,图中绘有福建省福州到琉球那霸的两条航线,其中南航线由西向东绘有花瓶屿、彭佳山、钓鱼台、黄尾山、赤尾山,这些岛屿均涂上中国色,表明为中国所有。这是18世纪的歷史地理知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本文链接:/data/126717.html
文章来源:远望杂志
收藏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