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中国新发展格局与未来经济发展的展望

更新时间:2022-09-24 01:40:15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起因于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经济的快速崛起,在世界经济中比重和影响力的大幅提升。世界将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民族复兴目标的实现而出现一个新的稳定的格局。国内循环比重的提高则是一国经济发展、规模扩大后的必然结果。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对任何经济规模国家的发展都至关重要。中国要驾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及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充分利用发展潜力,实现高质量发展。

   关 键 词:大变局  新发展格局  双循环  发展潜力  改革开放  

  

   2021年是中国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①,开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之年。习近平在2018年提出了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并在2020年提出新发展格局以作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政策导向。本文将探讨如下四个问题:一、为何世界会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局将会如何演变;二、何谓新发展格局,如何落实;三、中国未来发展的潜力;四、挖掘中国未来发展潜力的必要改革。文章最后有一个小的结语。

  

   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由来与走向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②,是习近平在2018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的论断。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变局?经济是基础,从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可以看得很清楚。

  

   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包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奥匈帝国,这八个国家的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加起来占全世界的50.4%③。奥匈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垮台,分成两个国家,后来加拿大经济增长上升很快,到2000年时,由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加拿大组成的八国集团,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加起来占全世界的47%。虽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纷纷摆脱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地位,取得了政治独立,开始了工业化现代化的建设,但是,在1900-2000年的整整一百年间,这八个国家占世界经济的比重只下降了3.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在整个20世纪的国际政治经济主要由这八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主导。

  

   到2018年,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八国集团的GDP在全世界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4.7%④,仅略高于1/3,失去了主导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力量。最明显的就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时,主导世界应对各种全球挑战的国际治理机构由“八国集团”变成了“二十国集团”。

  

   这种变化影响最大的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美国在2000年时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占全世界的21.9%,而到了2014年中国超过美国,变成全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现在的GDP占全世界的比重大概是16%,中国比它还高。这些事实说明,美国的影响在下降,中国的影响在上升。对此,美国的当政者、知识界、政策研究界都看在眼里。所以,为了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奥巴马当政时就提出了“重返亚太”的战略,特朗普上台以后更是以似是而非甚至是莫须有的理由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将华为等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其断供,冀图自己并联合其他国家与中国脱钩,以美国目前拥有的科技优势,抑制中国的发展。这种抑制中国发展和国际影响的政策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共识,拜登执政以及以后的总统上台,美国对华的政策估计也将是“换汤不换药”。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是120多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其他70多个国家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这种世界老大和老二的争端,可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⑤,给全世界带来了很多挑战和不确定性,“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因之而起。

  

   这个影响世界格局的大变局因中国在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后的快速发展和迅速崛起而出现。发展权是1986年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的《发展权利宣言》所规定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基本权利。在中国不可能主动削减收入降低发展水平以使美国不感受到霸权地位受到威胁的前提之下,世界新的稳定的格局可能只有在中国继续保持发展,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中国的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两倍时才能出现。

  

   如果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由于中国内部地区收入差距的存在,其中收入水平处于领先的北京、天津、上海三大城市和东部沿海发达的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五省的人均GDP很有可能将会和美国处于同一水平,这三市五省的人口加起来将达到4亿多,这一部分地区的经济规模将和美国相当。人均GDP代表着平均劳动率水平和平均科技产业水平,到那时和这一部分经济体相比,美国不再具有科技优势,美国可以卡中国脖子的领域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同时,中国还有中西部10亿人口,人均GDP大约只有美国的1/3,这一部分的经济规模也跟美国相当,仍处于追赶阶段,经济增长速度还会比美国快,也就是中国整体的经济增长速度会比美国高。

  

   在这种状况下,中美之间的关系可能会从紧张趋向缓和,因为:第一,到那时候美国没有什么可以卡中国脖子的技术优势;第二,那时中国经济总量是美国的两倍,美国再不高兴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第三,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自2008年以来,每年为世界经济的增长和市场的扩张贡献30%左右,这个贡献率在未来很可能只会更多,不会更少,两国经贸往来的一个基本规则是较小的经济体的获益会大于较大的经济体,美国为了自己的就业、发展和繁荣,需要和中国维持良好的经济和贸易关系。

  

   上述的判断有历史经验的支撑。1900年的八国联军,日本是其中的一个,而2000年时日本是亚洲唯一进入“八国集团”的国家,日本是整个20世纪亚洲的领头羊。但到了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超过了日本,影响力在上升,日本右派的失落感很大,所以就制造了钓鱼岛等问题,中日关系呈现紧张态势。最近中日关系有所缓和,原因是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是日本的2.8倍,日本再不高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日本经济要发展需要有中国的市场,中日之间的关系也就趋向于合作共赢。

  

   总的来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起因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崛起,尤其是中国的快速发展,所伴随的世界格局的变化,一个新的、稳定的格局也终将由于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而出现。

  

   二、新发展格局的内涵

  

   2020年5月,习近平在看望全国政协大会的委员时首次提出中国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⑥。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正式把新发展格局作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战略定位。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中国发展战略定位的任何变动将不只影响到中国自身,也将影响到全世界。过去中国发展的战略定位是“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国内国外被普遍认为是推行出口导向的经济,新发展格局中首次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广受国内国外各界的高度关注。以下就为何新发展格局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以及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新发展格局中是否仍然重要,进行一些分析。

  

   (一)新发展格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原因

  

   习近平在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定位中首次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既有短期原因,也有深层考虑。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爆发,各国经济遭受巨大冲击。不少国际发展机构和学者认为,这次冲击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绝大多数国家经济负增长,居民收入减少,需求萎缩,投资锐减,国际贸易必然受到影响。疫情有可能会蔓延到2021年、2022年,未来几年国际贸易的情况不容乐观。

  

   一方面,中国是出口大国,在产品出口受到抑制的情况下,需要更多地依靠国内循环来消化产品以维持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出口设置层层障碍,对高科技产业的不断打压,比如对华为实施断供,把一些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也会影响相关企业的出口,这些企业要继续发展,产品就要更多地靠国内循环来消化。这是中国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新定位的短期原因。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中国“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则是由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所决定。虽然有不少学者把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称为出口导向型,但事实是,出口在中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最高的2006年也只有35.4%,略高于1/3。到2019年,这一比重下降到17.4%。换言之,2019年中国经济总量的82.6%已经是在国内循环消化,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是以内循环为主体。

  

   出口在GDP中的比重自2006年以来不断下降,反映了两个基本经济规律。

  

   第一个规律是:一国的经济体量越大,国内循环的比重就越高。现代制造业有很大的规模经济,一个小型经济体发展现代制造业,国内市场容量有限,本土可消化的比重偏小,生产出来的产品绝大多数只能出口。反之,经济体量大的国家发展现代制造业,国内市场能就地消费的就多,出口比重就低。以新加坡为例,2019年的出口占GDP的比重高达104.9%,超过GDP总量,原因是国内市场规模太小,同时出口中有些零部件是先从国外进口,成品出口之后又计算一次。中国出口占经济总量比重最高的2006年也不过是35.4%,这个比例之所以和新加坡比低很多,就是因为中国是个大经济体。

  

   第二个规律是:服务业中的很大一部分不可贸易,随着服务业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高,国内循环的比重就会越高。同样是大经济体,美国和日本在2019年的出口占GDP的比重分别只有7.6%和13.4%,原因在于服务业占美国、日本经济总量的比重分别达到80%和70%左右。所以一国服务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越高,出口比重也一定越低。服务业的发展水平则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收入水平正相关。

  

   从上述两个角度分析,中国的出口比重从2006年的35.4%下降到2019年的17.4%,是因为中国这些年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水平都得到极大提高,服务业得到良好的发展。2006年中国人均GDP只有2099美元,2019年提高到10261美元。2006年中国经济规模占全世界的比重只有5.3%,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只有41.8%。到2019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上升到16.4%和53.6%。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占比提高了3倍,服务业增加了11.8个百分点,这两点变化很好地解释了出口占比下降,国内循环比重提高的背后原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
本文链接:/data/136712.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1年第9期
收藏
190aa即时比分指数电脑版